追梦老狗今天做清醒梦了吗







没有

苏打气泡杀人事件

汽激

せん:


她给我喝荔枝味苏打汽水,我喝得舌头泛白,她拿桔子的,舌苔被染成落日橙。好酸呀,她扑来拥吻,修磨过的指甲徘徊在我腰侧,像被青草挠脖子一样痒,她按低我的脑袋,像压缩二氧化碳凶猛地灌进喉咙。食管卡着苏打气泡,兴奋与恐惧按比例混合、兑入香精,我双腿打颤摇摇欲坠,她就不再堵我嘴,转去咬我的脸和耳朵:你怕什么?真是没用,她说着又摸我的大腿,在内侧轻轻掐了一把,我要哭了。我害怕你杀我啊,你这是在杀我。我没敢出声,胃胀得难受,可不能打嗝也不能放屁,于是我很快在五光十色的色素里死了,俗称嗝屁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39 )
  1. macoyせん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汽激

© macoy | Powered by LOFTER